当前位置:主页 > 彩库宝典2019玄机图 >

托利索:重伤八个月重返赛场我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发布日期:2019-08-09 15:40   来源:未知   阅读:

  直播吧7月6日讯 法国球星托利索目前正在享受悠闲假期,他在里昂的家中接受了《队报》记者的专访。由于受到左膝十字交叉韧带撕裂的影响,他几乎缺席了上赛季的全部比赛。在伤停了大约8个月之后,托利索终于在德国杯决赛重返赛场。他在接受《队报》采访时谈到了自己之前的伤势和恢复过程,他表示自己在重返赛场后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记者:“你现在伤势已经完全恢复,在德国杯决赛与RB莱比锡的比赛中你登场了25分钟(5月25日,3-0击败对手),你当时感觉怎么样?”

  托利索:“可以说是百感交集吧。我当时确实还没有做好打满全场的准备,当时仅仅热身了5分钟,而之前的比赛我要么没进大名单,要么只能坐在板凳席上。那是一场决赛,在即将踏上赛场前,我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因为我已经缺席了八个月的比赛,我对重返赛场实在是等得不耐烦了。我在之前的几场比赛中一直梦想着自己能出场,在柏林的那场德国杯决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托利索:“是的,我需要把自己的情感暂时放在一边。我清楚地意识到在之前几个月里具体发生了些什么,那真的是太艰难了。我爱足球,我渴望比赛。当时我是一天一天天数着在熬日子。在那场比赛结束后,我流下了眼泪。我主动去找队医和体能训练师,他们一直对我精心照料,我想要向每一个人表示感谢。”

  托利索:“在赛场上的时候我不能。现在,我坐在你面前,和你谈话时我依旧能够回想起……当时我的父母就在现场。他们一直在背后支持着我,跟随我走到天涯海角。我流出的是喜悦的眼泪,我告诉自己:‘你回来了,你做到了,你参加了杯赛决赛,你应该为自己而骄傲!’”

  托利索:“在我的脑子里闪过很多剪影,主要还是队医和体能训练师陪伴我进行康复过程的画面。我还记得自己最开始受伤后的前几日,我只能拄着拐杖行动,而他们一直在给予我帮助,包括帮我弯曲膝盖。那很难,我自己完全做不到。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恢复跑动,第一次踏上自行车,第一次走进水疗系统,第一次恢复有球训练……有太多第一次的场景在我的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还有一些画面是关于我的家人的,在我陷入困境时,他们依然坚定不移地支持着我。”

  托利索:“我从未感觉自己是一个人在战斗。如果只是我自己的话,我不可能重返赛场。我现在在精神上也变得更加坚强了。但关于我的康复过程,是集体努力的结果。在我的生命里,一切都是以集体为重。我可不是凭借一己之力赢下世界杯冠军的,我也不是只靠自己的能力加盟拜仁慕尼黑的。我在赛场上能有好的表现,要归功于队友们给予我的帮助和支持。”

  托利索:“当然还有世界杯和我个人第一次随拜仁拿下德甲冠军。不过那场德国杯决赛的感受完全不一样,有一种骄傲和释放,这是我之前所缺乏的。在回到训练场10天之后,我的膝盖又一次受到了冲击,我因此歇了两三天。恢复训练后,膝盖又有不适,又因此歇了两三天。每当自己被迫休息时,就会对自己产生疑问。当我重新回到赛场上,我就又享受到了足球所带来的乐趣。”

  托利索:“那场比赛开局不错,我打进了一个进球。我对此感到很高兴,那也是我在世界杯之后首次以先发身份球员出场。我觉得那是一个讯号,自己可以在这个赛季为球队贡献更多,大家都对我非常信任。在快中场休息时,我不慎受了伤。在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是交叉韧带上了。我还可以走路,只是感觉膝盖有些灼热。当我走回更衣室时,一位医生摸了一下我的膝盖,告诉我有99%的可能是韧带的伤势。这对我来说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托利索:“当时我的父母也在场。我流下了眼泪。我觉得自己可能要休息半年的时间。在接受正式检查前,我还抱有希望想着伤病不会这么严重,有1%的可能不是十字交叉韧带撕裂。但当我接受了核磁共振检查之后,我的希望破灭了,我只能做出尽快进行手术的决定,也就是说第二天。第二天手术完成后,我的脑子里就只剩下康复治疗了。我没再去想受伤的事情,我只想着如何尽快恢复。我不想多等10天或半个月,否则我可能就会去瞎想一些其他的事情。”

  托利索:“在我17岁的时候,我因半月板伤势接受了手术,因此休息了4-5个月的时间。在那之后我还做过第二次半月板修复手术。但这次膝盖伤势并不一样,这是刚刚结束了世界杯。我想要在拜仁慕尼黑站稳脚跟。在之前一个赛季,我的角色一直在主力和替补之间变换(德甲联赛中17场先发)。当时我迫切成为一名绝对主力,可受伤让这一切化为泡影。”

  记者:“在拿到世界杯冠军之后遭遇重伤,这对你来说打击会稍小一些还是说更严重了?”

  托利索:“我一直在提醒自己,有很多球员都遭遇过这样的伤病,他们也都顺利地重返赛场。我当时感觉很害怕,但我坚信自己还能回来。这对我来说也是一次考验,看我的内心是否真正强大。我想这最能反应出你是否称得上是一名伟大的球员。只有那些内心强大的球员,才能站上属于自己的巅峰。”

  记者:“在每场比赛之前,球员会想着伤病的问题吗?特别是这种程度的重伤。”

  托利索:“我们不会去想这种最糟糕的事情。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这就是生活。只要遇到了,你就跑不掉。你在自己内心问一千遍相关的问题也是没有任何用的。这与你日常保健没关系,也不是因为说你没做好热身。这种事情你无法避免,不是说因为你熬夜了,或是乱吃东西造成的。这种糟糕的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你唯一能做的只有去接受。”

  托利索:“我觉得是这样的。当我们成为世界杯冠军时,我真的是超级兴奋,我告诉自己要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拜仁身上了,我想要在拜仁立足,成为一名领导者。我正准备用全部的努力来完成这一目标,结果‘嘭’一声,晴天霹雳。我不想隐瞒什么,有些时候我只能劝自己,雷霆雨露俱是天恩,受伤的我已经是世界冠军了!说真的,这种精神有时会给予我很大的帮助。”

  托利索:“受伤后的前两天对我打击非常大。在那之后我没有再害怕,大家都在鼓励我。我知道恢复过程很难,我对此早有预期。但这并不是最令我感到担心的,我更害怕的是我再次受伤怎么办。我想这一噩梦不会从我的世界里消失。我知道以后一次小小的冲撞可能只是造成轻微的皮外伤,但对我的内心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冲击。我想到了很多可怕的事情。在我重返赛场后,有一次我被对手铲断,我的膝盖弯曲得很厉害,我总感觉自己有些头昏脑涨。”

  记者:“在拿到一项伟大的集体荣誉不久后就遭遇沉重打击,你当时的想法是怎样的?”

  托利索:“23名球员拿到了世界杯冠军,但只有我自己在那之后受了重伤,我很难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最难的是在那之后的国家队集训,我知道自己已经与那片场地无缘。我在国家集训队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我享受过那种美好的集体生活,我想着每个国家队比赛日大家在一起生活彼此有说有笑。我要努力回到队中。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动力,我希望自己能够尽快再次成为国家队的一份子。”

  托利索:“主教练德尚、助教古依-斯蒂凡都在关注着我的消息,另外我还在社交网络上和几名队友有交流。我感觉自己在成为世界杯冠军之后就和法国国家队建立了不可分割的关系,我们这支球队变成了一个大家庭,我们在一起奋斗过,享受到了胜利的喜悦,没有人能把我们的努力抹去。我还会是看他们的比赛,只要法国队赢球我就会感到高兴。即便我不能上场,我也会在背后支持着他们。”

  托利索:“首先,当宣布新一期国家队名单时,我就不会再去特别关注了。我知道这里面肯定不会有我的名字,我的电话肯定不会响。只不过法国队的比赛我还是会看,我觉得自己依旧是这个大家庭中的一份子。”

  托利索:“我很清楚自己能否入选取决于在拜仁的表现。如果我能上场,我知道自己的实力,我希望自己能重返国家队,我的内心非常渴望。接下来几次公布大名单,我都会拿好手机等着的。我的目标是随队参加2020年欧洲杯,还有接下来随拜仁拿到欧冠冠军。”